寸冬

我喜欢一个叫薛洋的男孩子。

他年少时被人骗过,碾碎了一根手指,所以他从一俊郎稚气的少年变得凶残而野气,成了别人口中的恶魔,但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人欺负他了。

他虽然性格狠厉凶辣,但是却有成美这样的字,奇怪吧。

他有与他性格完全不符的虎牙,笑起来可爱的要命,但是他却看不懂自己的心,他让自己喜欢的人自刎了,却还嘴硬的说“死了好死了才听话”这种话。

后来他发现自己喜欢的人是真的连一个完整的魂魄都没有留下,才开始发了疯的找锁灵囊,留住了那残损的魂魄。

然后含光君和夷陵老祖被引到了义城,他觉得修复那人的魂魄有希望了,却不想把自己栽在那儿了,死时断手里还紧紧攥着颗发黑的糖。

他多瞎啊,幼时不识人,长大不识心。

他是一个必须死的人,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,可是我还是很喜欢他,虽然我只能无力的在书外的世界,哭着大骂“薛洋你这个傻子!”。

一个杀破狼的汇总。
嗯。没了。

若少年笑容干净明朗,十指修长。

若道长眸底蕴着星辰,逢乱必出。

只是当他们路过彼此时,最多不过一个微笑浅尝辄止。

所以他们必定要么是互不相扰,各自生欢,要么是血海深仇,不死不休。

[原创]薛晓同人文
      玻璃渣预警
      ooc可能有
      文笔渣
      梗源:薛晓同人歌《故事》“如果相遇的方式只有血海深仇啊,那么就让我为遇见你厮杀。”